2013・07
<< 06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8 >>
2013/07/20 (Sat) fear


我曾經真的想過這樣一個畫面:
面無表情的石像,或許裡頭囚禁著哭泣的靈魂
那是面膜敷在臉上越發緊繃時浮現在腦中的情節。

因為不想承認自己愛哭,結果連怎麼笑也忘記了
忘了它們是一體,分也分不開的,不能拋掉眼淚卻以為自己還笑得出來
正因為能自然地讓那些悸動流瀉,我們才能看懂彼此
把這一切丟棄是多麼可怕的事。
而,能哭能笑,能理解自己又是多麼一件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