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
<< 0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4 >>
2014/03/31 (Mon) where are you
每多一個人就是多一種聲音,
也多一份不容忽視彼此的尊重,前提是自己必須先去尊重。
 
我同意並且支持許多朋友的轉帖是出於善意、出於希望讓更多人知道、
集結更多力量支援的動機,我也參與其中,
但是當瘋狂轉貼洗版卻只是不斷為轉貼而轉貼的時候,
我彷彿看見廣告機器人,不禁想問"你"去哪裡了?
瘋狂轉貼資訊的同時,是否淪為一種複製貼上的廉價,
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轉些什麼?
還是只是因為心情隨著風吹草動而七上八下,希望弭平、希望分散那股焦慮?
 

那一篇篇文章或許能闡述你所贊成/反對的觀點與立場,但不能代表你,
我希望能看到"你",我想了解的是你為什麼轉貼,那背後的想法才是你,
對於你所轉貼的消息你是因為感受到一份責任所以分享吧,否則你為什麼要轉貼?
既然如此,能否不要只是"瘋狂"轉貼?
完全沒有任何個人想法參雜其中的資訊轟炸是傳播效率,但這效率是要追求什麼?
我們難道不是在追求尊重與相互理解嗎?
如果從未考慮自己可能帶給他人的困擾與責任,那跟廣告機器人有什麼兩樣?
能否別讓自己像是工具,持續散布消息卻只是不負責任地做這件事情?
上述並非以偏概全,我相信許多人是繁忙之餘顧著緊急分享而一時沒有時間論述,
抗議、求援、救人都來不及了當然是先轉帖再說,但我希望這部分的角度能提供你們參考。
如果這些舉手之勞是有經過考慮的,那我會尊重你,因為你想過了。

 
 
過去對於社會時事長年冷漠的我直到現在才開始思索,
也才一次又一次回到自己身上檢核,捫心自問。
 
我們都曉得環境隨時在變化,但並不真正深刻地感受、理解,
似乎也很難真正認知到;在關注時事與顧好自己本分之間,每個人有屬於自己的平衡,
不管就學、就職,每個人都可以自主決定自己要如何去貢獻與參與,無關別人贊成與否,
在尊重他人的前提下,自己的使命由自己賦予意義並負責;然而什麼是平衡?

並不是埋頭苦幹拼命做自己的事藉以轉移、逃避社會動盪的現況、或因疲乏就乾脆不聽不聞,
也不是拼命刷臉書、刷新聞、轉帖為了證明自己有參與有貢獻卻先把課業工作丟一邊,
當有轉移、逃避的心態在裏頭,當我們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影響常軌的運作或帶給他人傷害,
要如何理直氣壯地說明自己投入的當下是多麼正當、如何說明自己的不安是來自時局動盪而非自欺欺人
如何說明自己在過程中其實也忽略了身旁人的權益?

最可怕的是一旦以為正確就容易開始自我膨脹,但是別忘了我都還是我,
我們是該調整心態或改變封閉、固執的偏頗,但我們的本分始終都在,有多願意認真關心社會,
就應該有多認真面對自己工作的態度,這是一貫的,不能轉移、不能切割、不能逃避,
然而我們的時間和心力都是有限的,投入不等於過度,於是又回到同樣的問題,怎麼樣才是適度?

難就難在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難在我們太容易受周圍影響、難在以為跟著做就對了,
以為不做就愧對人民、國家、愧對自己身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以為這龐大的不安是來自於排山倒海而來的評價與趨勢,
卻是先敗給自己的心虛與迷惘,到底怎麼做才適當?
沒有所謂對錯,能檢核的是自己的心態,盡量觀察現在的狀況、
盡量面對眼前的工作、在該完成工作的時間裡完成,在自己的身分裡做自己該做且能做的事情。
 

此時此刻,不由得想起記錄一群台灣流浪狗生前最後片刻的電影《十二夜》,
有多少人只用一句"不敢看"就撇清,有多少人像我一樣從頭哭到尾卻還是無助於現況,
如果那些眼淚訴說了心痛,訴說了關懷與不捨,
那怕只是微薄的捐款、那怕只是紀錄或分享,不也都是盡一份心力的具體行動、
不也真正為自己的關切負責,這比什麼都不做來得有意義,否則痛哭歸痛哭,然後呢?

痛快吃香喝辣的同時,又何曾想過所吃所喝是經過什麼樣的過程來到我們嘴邊直通腸子?

去理解、去觀察、去記下所思所想,梳理自己的同時也接受資訊的流動,
多方吸收但不輕舉妄動,在評斷之前先好好跟自己對話,跟別人爭辯之前先說服自己吧,
不斷地確認自己的位置與能做的事情,這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本來就是必須持之以恆的探索,
所以我們也都在一直調整、修正,如果沒有改進的空間,我們也沒有什麼好磨合的不是嗎?
我想這是我自己能持續進行並逐步調整的方向。
 
 
在此聲明,每一篇想法都是藉由梳理、整理自己的反省過程,
正是因為自己的無知與不足,所以必須慢慢從思考開始改變,
也是藉此了解自己以便調整、逐步釐清實況,並找到可以改進的空間與方向,
我會學習保持開放的心態,絕無不容討論的空間,若有冒犯與不當之處再請提點,謝謝你們。

2014/03/23 (Sun) 太陽花的黃


0322 太陽花的黃

這不是園遊會,如果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就不要輕易評斷,
不要自以為趕潮流而戴上布條卻不知道有何意義,
不要在孩子還沒有辦法分辨什麼是什麼的時候就帶他們來看熱鬧啊。

2014/03/22 (Sat) SOS



試問自己,是否只參加幾場社運就認為自己愛國、就認為自己有盡了一份心意而自豪不已?
然而一時被激盪、一時興起的憤慨與熱血究竟算什麼,"愛國"兩字的重量豈是這麼簡單就能撐起?
平常我們對於身處的環境真的有這麼在乎嗎?
連國家的現況與危機是什麼樣都不了解、甚至連自己的本分都未必盡忠職守,真敢說什麼是愛國?
 

參與,是希望能踏出第一步開始去觀察、理解,在過程中慢慢過濾篩選出盡可能客觀的事實,
建立屬於自己的資料庫與憑據;確實,我並不了解、也並不清楚實際的狀況、
裡裡外外的人云亦云與接二連三的內幕中的內幕、不論是媒體報導或網路書報的海量資訊,
既是實況也是扭曲,似是而非更容易讓人在隨波逐流中直接訴諸情緒與媒體大眾的煽動力;
我們無法否認親身參與是有風險的,也無法預估自己可能遭受的任何危險,
倒楣有時就是無法跟心術不正直接劃上等號,就是因為和平其實並非理所當然卻被視為理所當然,
所以才讓我們覺得只躲在遠距離外觀看顯得冷漠、事不關己,
彷彿沒有走上街頭一遭就不配作為人民一份子,彷彿沒有跟上這波社運就落伍了,
彷彿有跟著喊口號就能對彼此有所交代了,
這種種的揣想或許大半都來自於自己先行心虛,來自於無知,因而輕易讓自已淪為感性的奴隸。
 

不論時事議題是否被視為潮流,只關心自己是否跟上潮流的心態打從一開始就偏得徹底;
一時被挑起的情緒沒有對錯,走上街頭也沒有對錯,然而如果就讓它只是三分鐘熱度、
像一場戲般走馬看花看過去就散場、像一場煙火綻放完就隕落了而什麼也無從延續留下,
那究竟是為何燃燒為何綻放,難道只是在做秀?為熱血而熱血、為反對而反對、
為充人數而充人數,為那一瞬間的曝光而曝光,何苦、何必?
這種輕浮的態度不也正表現對國家大事的輕忽怠慢?
打從我們出生以來的所學與所長是那麼多元多樣,難道關心參與時事的方式只能有這麼狹隘的一種、
難道我們的心力該以這種心態被浪費在自己也不真正清楚真相的狹隘夾縫當中卻有去無回嗎?
 

關心國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是即使每天持續卻也關心不完的事,任何事都是如此,
所以才更須秉持持之以恆的態度落實累積,為的是經得起時間考驗才能證明其價值恆存;
在拿捏所謂的分寸與定位中,回歸到自己到底能做些什麼,
我想保持高度好奇與開放的心態以及判斷的依據是必要的,
持續關切、不要輕易斷絕與世界的聯繫,更不要光顧著持續關切卻忘了留時間給自己檢查;
在失序中謹守程序、在浮躁中不忘尊重、在動盪中保有秩序、在挑釁與鬥爭中保有理智、
在眾說紛紜中別忘了自己也有思考的能力;
自律、自主,從自己做起,才有資格真正開始談我們關心這個國家吧。
 
 
不論如何,一樣請大家注意自身安全、行有餘力再請關照身邊的人,
我們生在這裡,就對這裡有責任,而盡自己的義務是根本,
堅守本分,以終為始,要愛國,先從自愛開始,共勉之。

※ 以上純屬個人淺見與反省,措辭如有任何不妥、冒犯之處還請指出並請見諒。
   請大家千萬注意安全。

2014/03/11 (Tue) 碎玻璃


擤不完的鼻涕來自病毒,比起給它衛生紙
為什麼不好好照顧那顆受傷的心好好聽它怎麼說?

妳碎得像玻璃一樣,滿地都是
想替妳拾撿還得冒著手被割傷的危險
就連踏過的人都得忍受一番尖銳摩擦

那一片片輝映的光采既刺眼又美麗
妳害怕再割傷人、怕得請大家繞道而行
卻沒有自己拾撿的打算
妳甚至不記得自己殘破不堪

為什麼即使知道會受傷也要撿
就因為那光芒耀眼地誰都無法忽視
就因為捨不得妳放任它碎一地
而妳還愣愣地站在原地

我只能撿,無法替妳拼補原樣
只有妳自己知道妳真正該是什麼樣子
所以請好好地把它們收集起來
適當的位置,再怎麼樣都不會是地上


2014/03/09 (Sun) 貴客/過客
  考街頭藝人執照是去年的事情。畢業後沒有上班的我,也始終沒有一個正式的職稱。
我畫圖、也做一點點設計,姑且稱為插畫家或設計師、自由接案、自由業、SOHO族…
大抵上我工作的性質是可以隨意稱呼的狀態,也可以說,我其實並沒有正式在工作,
我還在摸索、實驗、東摸一點、西碰一點,用一種玩耍的心態面對每一份工作,接觸各式各樣的人,
而這似乎跟大學所學有點類似;視覺傳達設計包含的範圍很廣,我們也確實接觸了很多領域,
相對來說這種多元性也分散了扎實地專精學習。


  我嚮往一種旅行般的流浪步調,嚮往終有一天能以自己最有自信、自在的狀態發揮天賦、貢獻所長
然而若沒有踏實的累積自我,那就只是在走馬看花。

  街頭藝人,似乎在拿到這張執照以後才有個可以被稱呼的職稱,但實質上我在做的事情依舊,
甚至會被一些人視為雜耍的、不務正業的,家常便飯。而這當中有趣的是每一次遇見的人都不一樣,
對藝人來說大部分的人潮都是一面之緣的貴客,每一次的交會都可能是最後一次相會。


  考試的地點在國父紀念館,將考生安置在一個廳堂的外圍走廊,音樂、視覺藝術等項目同時同場地一起評審,
場面雜亂,輕音樂歌手擺在樂器表演旁邊相對吃虧,而不論如何所有參加者就是各憑實力、盡力與評審、觀眾互動;
當天還開放附近民眾現場投票給街頭藝人,這也將做為評選的參考之一。

  當天有名青年來讓我速寫,他很激賞我一邊速寫還能一邊跟他愜意閒聊,他跟我要了名片,並記住我的筆名NIN
從此關注我的粉絲頁與作品,甚至在我和承翰推出單曲的時候,他一口氣買了十張,令人印象深刻。


  在之後偶然閒聊中,他跟我說第一次在街頭藝人考場看到我的時候,覺得我就是一個活在夢想當下的人,
他老實告訴我當下覺得我把他畫得很醜,但他從我的姿態與神情當中看到一份灑脫與藝術性格,讓他印象深刻。
  我無法形容當下心情羞赧又欣然的那份微妙感,開玩笑地說把他畫醜真是抱歉還好沒有收費。想想他這個人
從他去環島、自己開了一間充滿理想的花藝店開始,我就在心裡想著,
他不才是那個正在一步一腳印、努力朝自己夢想前進的人嗎?

  我們不常聯絡,隔了一段時間後他偶然打電話給我,我很訝異也不曉得他為什麼突然打來,
他沒有特別要說什麼,只是靈機一動跟我分享,他出國時經過一個島嶼叫做NIN,說我可以上網查查看,
我正疑惑著,他接著說,他被父親帶到精神病院,我一陣錯愕
他說父親似乎覺得他腦筋不太正常、對於他正在做的事情不能苟同… 我頓時不曉得該回什麼,只請他多保重。


  我不曉得他近來怎麼樣了,或許出院了,或許根本沒住院,幾乎沒有看到網路上的動態、彷彿人間蒸發。
我從不覺得他是神經病,雖然我並不了解這個人,雖然沒有見面幾次,但幾次聊天都可以感受到
他對世界有一份關懷的心意他的想法與行動或許跟一般人比起來確實不一樣,但不一樣就是不對的嗎?
不被父親認同就被視為神經病?
這是否也顯示他比一般人更勇敢去實踐自己相信的夢土、甚至與父親抗衡?
詳情並不了解也就不多加揣測了,說起來很浪漫,只希望他能平安快樂地生活。
因為我確實是被他具體行動支持所感動的見證者之一。就算是過客,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被抹滅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