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
<< 03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5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4/04/21 (Mon) 面具
我第一次出國是與一個相識多年的朋友自助旅行到日本。
而這一次出遊間接成為我跟第一位相同嗜好的朋友分道揚鑣的契機、也讓我反思背後代表的意義。

旅遊人皆嚮往之,然而我總是忽略這當中最主要影響旅途順利、收穫與否的
是自己的心態與同行的對象;曾聽說出門在外朝夕相處的過程足以了解彼此生活各種習慣與實況,
在食衣住行皆綁在一起的情況下,不是與對象更加親密就是從此反目成仇,
有些情同姊妹的人們就在一起出遊後不甚愉快,從此再也不相往來。

我和這位朋友最早是在小學認識的,我們在小學同班過、國中同校不同班,
直到高中不同校還有保持聯絡。她是個熱情、健談的人,我們都喜歡動漫與藝術、
她更因熱愛動漫而學習日文;兩人相聚多半都是她拉著我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
例如教會的歌唱、講座、打工等等,我總是被她拉著走,現在回想起來,
當時我即使內心不太情願卻也逆來順受,我的性格就是看似那樣淡泊平和,
但背後根本是欠缺主見、自我的象徵。我們大約是在升大學的時候相約出國旅遊,
更精準來說,一如往常是她積極地約我一起出遊,而我也就順勢答應。

我們一同到東京漫遊五天四夜,參訪了許多著名觀光景點如明治神宮、吉卜力美術館
、迪士尼樂園等等,弔詭的是對於這趟旅遊,我幾乎只保留我個人對那些美景、美食各種感受的回憶,
卻不記得我跟她之間的互動有什麼深刻的體會和感受,
途中我們似乎在遊樂場有一次爭執導致我們冷戰了一晚,確切的原因我忘了,
但我確定只是芝麻蒜皮的事情。
或許跟這趟旅遊並沒有直接關係,然而在這趟旅行之後我們確實漸行漸遠。


我升上大學而她則就業,後來再碰面已經是她在銀行上班需要拉保險的時候了,
她約我出來吃飯,展現一貫積極的態度,拼命鼓吹、極力說服我買保險的各項優點與保障,
然而過程中我始終感到不舒服的是,我不覺得她熱情推銷是真心為我好,
我只感受到她咄咄逼人,只感受到她不斷地想達成業績的企圖心,從我不斷想離開現場、
想敷衍她、對她持有防衛、懷疑的過程來說,我其實從一開始就不信任這個朋友,
我根本就不想好好聽她說話。那我為什麼還要赴約?這點其實真的很值得深思。
那天我拒絕了她,而後她再打電話約我也直接拒絕,我們再也沒有來往。

我的第一次出國旅遊本身除了新奇、刺激之外,並沒有帶給我太多特殊的體會,
然而這次經驗卻深刻讓我印證、反省自己過去交友的狀況是多麼疏離自我、矛盾與虛偽;
小時候的我面對同學甚至即使不喜歡對方也會邀請對方來家裡玩,("邀請你來家裡玩不代表喜歡你"的弔詭)
當時姐姐得知以後很訝異地說:「如果是我不喜歡的人,我才不會想邀對方來家裡玩呢。」
我無法理解當時我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在與這些我其實不真的喜歡、信賴的朋友相處,
是怕寂寞嗎?是爛好人嗎?是自以為和善嗎?我想那是我一直想擺脫的「追求假和諧的自我」。
一直以來我生在備受呵護的和諧家庭裡,害怕衝突或許正是在於害怕評價、害怕被否定,
這背後的意義代表著我害怕被懷疑卻對自己充滿質疑、害怕人與人之間的不安定與變化卻不懂何謂穩定、
害怕失去卻也不敢真正捍衛,然而,沒有真正貼近彼此的溝通又哪來真正的穩定與和諧?
這也是我過去交友的狀態之所以流於浮面、虛偽的原因。而在那之後,每當能自在、率直地與朋友相處、
更勇敢拒絕、更貼近自我的時候,我總是肯定那樣坦率表達的自己,雖然表達方式不見得適當、不見得正確,
但比起過去,對自己更誠實的我是我更喜愛的自己,坦率的同時我也將秉持著對人的尊重,
繼續學習「表達」的藝術與分寸,更踏實地前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4/04/07 (Mon) 返鄉


小外甥揮毫的小天地。
我相信"自然"是最刻意不得也學不得的(就算真的一模一樣)
因為讓它耀眼的本質就在於不為耀眼而耀眼的渾然天成。

回彰化掃墓。 上次還會黏著我抱住大腿離情依依的小外甥,這次跟看到陌生人沒兩樣
就連我們要打道回府懇求他kiss goodbye的時候,他也只願意吻空氣然後就一溜煙跑掉了
在小外甥的心中,我們上次的互動早就被洗刷掉了,每次回鄉都像是重新開始認識
他媽媽無奈的說:妳只要穿裙子馬上就會變成"姊姊",穿褲子的他都不理妳
這麼小就這麼現實的色鬼。 腦中不由地浮現那些被母親訓練出皮笑肉不笑的孩子。
好吧,算你率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