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
<< 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6 >>
2014/05/11 (Sun) 水果茶

外頭的雨有一搭沒一搭地下著。
攪動著吸管啜飲酸甜,今天他們兩人難得點一模一樣的飲料。

在最熟悉的咖啡館裡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她用鉛筆在草稿紙上開始勾勒輪廓,那是兩個月前就已經開始進行的工作之一,老實說,對於不擅做重複事情的她來說,這是很考驗耐心的事情,要如何保有專業嚴謹的態度卻不能連愉悅的實驗精神都失去、要如何讓工作不只是工作本身,最重要的是能享受其中,是她一直調適並追求的目標。


「天啊,妳竟然還在畫,那不是進行很久了嗎?」
「嗯。」她看著面前的臭臉,心想:怎樣,有何意見?
「如果是我實在沒辦法,對一樣事物的耐心實在沒有辦法持續這麼久,我會瘋掉!」
她曉得自己也不太有耐心,但她並不希望聽到這些話。
然而當她開始感到枯燥的時候多半是腦袋短路,確實該調整心態並轉換方式了。

「與其要畫那麼多張相似的東西,我會想辦法畫些好玩的東西、甚至參雜一些暗示心理、隱喻性的圖像。
「比如說,偷偷放入一些品牌的特徵跟元素,讓讀者可以開始建構品味的概念。」
「這是給國中生用的著色本?那我想是可以這麼作啊。」

「嗯,你說的對。」
她默默地聽,發現自己在畫的過程,心思貧瘠地可憐。

"既然是給這個年紀的孩子,他們需要什麼,而我又能給什麼呢?"
對於他的提議跟迅速切入本質的表達,有時候總令她羞赧。

「不然就只會是一些虛有其表的垃圾。」她想起了他曾說的話。
最羞赧的是她無法反駁。


「有時候我也挺羨慕妳能這樣畫圖。」
「你好像有說過。」她沒有抬頭,用橡皮擦把多餘的線條擦去。
「我必須用理解的方式才能開始動筆。例如腳踏車的輪軸,內軸與外軸,網球拍排列的方式到底是怎麼樣,如果我沒搞清楚我就無法下筆。」他一邊畫出兩者的結構,一邊解釋。
她的視線專注地跟隨他動筆的軌跡,好像這一刻重新認識這兩項物質。

「但妳有發現嗎? 」
「妳不需要理解就可以做到一樣的事情。」

「大概只是狗屎運吧。」


對於難得直接被肯定她感到開心,然而她也曉得自己總是誤打誤撞。
她太常只用直覺,以至於認識他以後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缺乏思考。
他確實聰明,也習慣在生活的各個層面提出疑問,不論多麼小的細節都能提出大有學問的思考角度,相較之下,她能靠直覺順利活到現在,其實很不可思議。

「我想應該是妳在無意識的時候就收進資料庫裡了,妳或許沒發現,但其實妳早就觀察並建檔了。」
「是喔?」

「喂,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他伸手搓揉她的髪髾,在他眼裡倒映著她的嘴角上揚。

冰塊化在杯底僅剩一抹酸味,雨似乎停了。

2014/05/07 (Wed) 立夏小旅


鮮少跟朋友相約早晨,原因在於放任自己不需早起,
這天做到了答應自己的事。

空氣中的濕冷讓步伐有些戰戰兢兢,沁涼貫穿領口與袖口;
斜坡上一間公休的咖啡廳門前點綴綠蔭的角落桌椅泰然,
我們借來享用早餐;冒著熱氣的紅茶潤了喉暖了胃,也洗去滿嘴油膩,準備出發。

「這是萼片,不是花瓣喔。」
「咦? 所以這不只是一朵花?」
「這裡面有好多束花喔。」
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原來我所以為的花不是花。」

植物概念課與素描攝影課的交流帶來看世界的新角度,
無形中似乎也磨掉了某些成見和矜持,或許實質上來說
這些新生的還無以附著就會剝落,然而在我們所預設之外的收穫總是特別深刻。
基本上我也沒在管立不立夏,既然是就是吧!
當天的片段在此分享,謝謝圻堉堂姊的相機幫助我完成這些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