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 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7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4/03/09 (Sun) 貴客/過客
  考街頭藝人執照是去年的事情。畢業後沒有上班的我,也始終沒有一個正式的職稱。
我畫圖、也做一點點設計,姑且稱為插畫家或設計師、自由接案、自由業、SOHO族…
大抵上我工作的性質是可以隨意稱呼的狀態,也可以說,我其實並沒有正式在工作,
我還在摸索、實驗、東摸一點、西碰一點,用一種玩耍的心態面對每一份工作,接觸各式各樣的人,
而這似乎跟大學所學有點類似;視覺傳達設計包含的範圍很廣,我們也確實接觸了很多領域,
相對來說這種多元性也分散了扎實地專精學習。


  我嚮往一種旅行般的流浪步調,嚮往終有一天能以自己最有自信、自在的狀態發揮天賦、貢獻所長
然而若沒有踏實的累積自我,那就只是在走馬看花。

  街頭藝人,似乎在拿到這張執照以後才有個可以被稱呼的職稱,但實質上我在做的事情依舊,
甚至會被一些人視為雜耍的、不務正業的,家常便飯。而這當中有趣的是每一次遇見的人都不一樣,
對藝人來說大部分的人潮都是一面之緣的貴客,每一次的交會都可能是最後一次相會。


  考試的地點在國父紀念館,將考生安置在一個廳堂的外圍走廊,音樂、視覺藝術等項目同時同場地一起評審,
場面雜亂,輕音樂歌手擺在樂器表演旁邊相對吃虧,而不論如何所有參加者就是各憑實力、盡力與評審、觀眾互動;
當天還開放附近民眾現場投票給街頭藝人,這也將做為評選的參考之一。

  當天有名青年來讓我速寫,他很激賞我一邊速寫還能一邊跟他愜意閒聊,他跟我要了名片,並記住我的筆名NIN
從此關注我的粉絲頁與作品,甚至在我和承翰推出單曲的時候,他一口氣買了十張,令人印象深刻。


  在之後偶然閒聊中,他跟我說第一次在街頭藝人考場看到我的時候,覺得我就是一個活在夢想當下的人,
他老實告訴我當下覺得我把他畫得很醜,但他從我的姿態與神情當中看到一份灑脫與藝術性格,讓他印象深刻。
  我無法形容當下心情羞赧又欣然的那份微妙感,開玩笑地說把他畫醜真是抱歉還好沒有收費。想想他這個人
從他去環島、自己開了一間充滿理想的花藝店開始,我就在心裡想著,
他不才是那個正在一步一腳印、努力朝自己夢想前進的人嗎?

  我們不常聯絡,隔了一段時間後他偶然打電話給我,我很訝異也不曉得他為什麼突然打來,
他沒有特別要說什麼,只是靈機一動跟我分享,他出國時經過一個島嶼叫做NIN,說我可以上網查查看,
我正疑惑著,他接著說,他被父親帶到精神病院,我一陣錯愕
他說父親似乎覺得他腦筋不太正常、對於他正在做的事情不能苟同… 我頓時不曉得該回什麼,只請他多保重。


  我不曉得他近來怎麼樣了,或許出院了,或許根本沒住院,幾乎沒有看到網路上的動態、彷彿人間蒸發。
我從不覺得他是神經病,雖然我並不了解這個人,雖然沒有見面幾次,但幾次聊天都可以感受到
他對世界有一份關懷的心意他的想法與行動或許跟一般人比起來確實不一樣,但不一樣就是不對的嗎?
不被父親認同就被視為神經病?
這是否也顯示他比一般人更勇敢去實踐自己相信的夢土、甚至與父親抗衡?
詳情並不了解也就不多加揣測了,說起來很浪漫,只希望他能平安快樂地生活。
因為我確實是被他具體行動支持所感動的見證者之一。就算是過客,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被抹滅的存在。

comment









悄悄話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